粉丝造星记


  2018年5月的一天夜里,一位“丞星”接连收到了多封微博私信,都来自和她一样的“丞星”。“丞星”是明星范丞丞粉丝的统一称号,演员范冰冰的弟弟这个特殊身份让他受到关注,在参与综艺《偶像练习生》后,范丞丞爆红。
  
  不久前,这名“丞星”通过范丞丞粉丝会组织的活动,抽中了Nine percent(范丞丞所在男子偶像团体)参与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录制现场入场券。得知她获得入场券后,其他“丞星”们试图花大价钱买下这张门票,出价1万元、2万元的大有人在。
  在被告知抽中錄制现场门票后,她要通过粉丝后援会的一轮严格复检,包括关于她社交媒体上的内容检查:微博转了多少关于范丞丞的内容、有没有发表过对范丞丞以及团体其他成员的不利言论。此外,她需要通过微博私信,证明自己买过多少范丞丞的周边产品。这是合格粉丝最低标准的“属性检测”。
  她不知道,这次的微博私信是第三轮检查。忠实的“丞星”们通过一种“钓鱼执法”的方式来检验粉丝的真心:如果获得门票的粉丝没有抵挡诱惑,转手以高价卖掉,会立即被当成黄牛举报。
  这名“丞星”扛住了接二连三的检查,得到粉丝会的认可,终于可以去到《快乐大本营》的录制现场。
  这样严密的组织行动成为越来越多偶像粉丝会的标配。“要保证自己偶像的利益不受一丝损失,就必须有强大的民间组织与机构保障。”一名“丞星”告诉《财经》记者。
  经过前几年韩流文化的洗礼与本土偶像产业的逐渐兴起,不断壮大的粉丝已经成为偶像产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2014年SHN48 Group第一届总选中,排名第一的团员吴哲晗,其粉丝在一个多月的投票期内投票花费折合人民币800多万元;四年过后,有媒体统计在选秀节目《创造101》中,整体粉丝为参赛偶像投票而公开集资的金额达到4453万元,冠军孟美岐的粉丝集资金额预计超过1200万元。
  粉丝是偶像人气的保证。他们是一支支有组织有纪律,甚至有自己文化和价值观的队伍。队伍里有清晰的层级、细化的分工以及有序的行为准则,这样完备的组织体系构成了偶像走红的基座。
  偶像的经纪公司与媒体平台则在背后运营着这些粉丝,为粉丝营造了一种强烈偶像崇拜的文化场。在信仰缺失的年代,他们用“梦想”、“逆风翻盘”这些诱人的词语,让粉丝们成为偶像身边最忠诚的拥趸,与他们一起颠覆了传统的造星工业。

团战


  “战斗”,是检验团队协作最好的方式。“和其他群体相比,粉丝能够抱成团最重要的属性就是一致行动力。”星享网络创始人常天任告诉《财经》记者。他的团队运营着黄子韬的官方粉丝平台。
  2017年5月19日,Apiang第一次接过指挥权,作为段艺璇粉丝应援会的总负责人,他要领着成员们在接下来两个月里投身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场战役——SNH48 GROUP第四届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
  段艺璇是女子团体 BEJ48的成员。7月28日,BEJ48的60名成员将与其另外三个官方姐妹团SNH48、GNZ48、SHY48近300名成员,一起在上海进行人气总决选。
  粉丝需要在晚会之前两个多月的投票期内,通过购买官方的限定唱片获得投票券,为自己支持的成员取得高名次投票,总选上获得的投票数决定了每个成员在来年能否获得公司更多资源倾斜。
  由于去年的投票没有战略,他们对于段艺璇第43的排名很不满意。这一次,接过“统帅”大旗的Apiang决心要将段艺璇推进前16。
  5月投票开始以前,Apiang就开放了贴吧和各 QQ群的集资通道,通过成员们的拉新,首轮集资吸引了近1000人,是去年的10倍。接下来,他们要将通过集资收集到的钱,在网上和线下周边店购买附有二维码投票券的专辑,并用这些投票券为偶像投票。
  投票的常规专辑分为78元、588元两档,价格越高的专辑附赠内容越多。以总选投票券张数为例,这两类专辑分别对应的投票券为1张、16张。
  在两个多月的投票时间里,官方会有节奏地公布三次排名与投票结果,分别称之为“速报”、“中报”以及最终的总决选。
  经纪公司的这些精巧设计都成为了粉丝们参与“战争”的决策依据。
  Apiang决定将手里大部分的应援资金在“速报”(第一次披露战况)以前都投掉,他的计划是在第一次公布票数和排名时,一定要拿下一个好成绩,以提振士气并表明今年全军进攻的决心,刺激大家继续为后续的集资加码。2016年应援会在“速报”结果公布以前没有为段艺璇投票,而是在临近总选的后期集中投放票数。
  Apiang的决定受到不少质疑,群里有人提出,过早地释放票数导致了投票成本的飙升。在“速报”结束后,经纪公司会推出1680元的“大盘”专辑进入市场,一张1680元的专辑拥有48张投票券,相比78元1张投票券的专辑更划算。
  不像《创造101》中粉丝只需要集资并且大力砸钱,在SNH48的这场游戏里,因为在不同时期投票的成本不同,以及不同选手人气高低的差异,这要求团队更讲究策略安排和默契配合。
  6月18日第一轮投票结果出来后,段艺璇位列第三名。这个成绩令所有粉丝振奋起来,新一轮“集资”又创造了纪录,一个成员买了1万张专辑,总共价值78万元。在大家准备继续冲刺的时候,Apiang却决定,在第二轮排名公布以前暂缓投票。
  “此时该隐藏实力了。”Apiang认为此时不能过度张扬,以防刺激其他应援会加剧进攻的速度,第二轮投票隐藏实力,可以迷惑对手。
  每家应援会对于自家偶像的目标和结构不一样,制定的作战策略也不一样。
  对于人气不高的成员,一共只能募集到几千票,她们的粉丝就会选择在第一轮投票阶段把票全部投光,虽然此时投票成本高,但至少可以让自己偶像的名字有一次曝光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