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药业出海


  泰州市扬子江药业总部,早上8点左右,匆匆上班的工人常能看到集团董事长徐镜人的身影。多年来,如果没有特殊安排,亲自巡视厂区已成为他每天的例行工作。
  从1971年建厂至今,历经近半个世纪的磨砺与锤炼,老牌制药企业扬子江药业从一家制药小作坊成长为国内医药行业领头羊。2017年,扬子江的产值、销售同比增长均超过18%,利税更是连续2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在工信部过去三年公布的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上,扬子江连年斩获冠军。
  国内市场霸主地位的奠定,并未让扬子江停止超越自己的脚步。在强敌林立的国际赛场中站稳脚跟,做“中国最强、世界一流的制药企业”,是徐镜人给集团定下的新目标。

两条腿走路力推国际化


  “扬子江制剂起家,在出口品类上没有选择相对简单的原料药,而是选择了复杂的制剂和中成药。”扬子江药业集团国际事业部总监余瑛说。
  余瑛介绍,制剂和中成药在海外注册与销售准入门槛都远高于原料药。而且,制剂在海外市场销售,价格竞争也非常激烈,不仅要面对印度、以色列等国仿制药企业的竞争,还有来自国内专门做外贸加工的厂家的冲击。
  为此,国内药品出口结构,一直是原料药占主导。以2017年上半年西药类产品贸易为例,原料药出口额占比高达82%。
  这决定了扬子江药业早期的海外市场探索异常艰难。
  “很长一段时间,制剂在海外的注册无从下手,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扬子江药业集团国际事业部部长谢鹂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多年前2个产品在东盟国家注册的曲折:最开始公司按照现成处方工艺、质量标准准备注册资料,但在审评过程中,由于菲律宾当地相关标准和要求不断变化,公司先后补充质量控制项目、重新准备临床资料、补充原料药相关注册资料等。最终,从递交注册文件到获得注册证书,前后花了8年时间。
  “在获得准入消息的时候,我们既激动又难过。”谢鹂说,8年时间里,不论是药政法规、竞争对手还是销售渠道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意味着终于拿到证书的药品市场优势不复存在,回报相对较低。
  谢鹂于2000年初就加入了国际事业部,团队多次经历这样的案例,迷茫过,怀疑过,也有不少人离开。
  “一时的困难与挫折只能吓跑心志不坚的人,核心人员一直在坚持。”谢鹂说,在摸索过程中,团队也越发坚信只有合法、合规、基础夯实,国际化之路才能经得起考验。目前扬子江药业已有78个中西药制剂出口至欧洲、亞洲、南美洲和非洲22个国家及地区,4个化学药已经开始了在欧、美、澳的注册工作。
  以中药国际化为例,据了解,目前集团旗下的银杏叶片、胃苏颗粒、荜铃胃痛颗粒等10个中药品种已出口至俄罗斯、新加坡、中国香港及澳门地区;百乐眠等品种在泰国注册成功,即将上市销售。
  “中药因其独特性,单纯靠贸易不行,必须在文化宣传上花功夫。”谢鹂说,未来扬子江将加大文化宣传、经验分享、案例指导、病患教育等学术推广活动,推动中药国际化进程,以泰国等地的经验带动其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注册销售。
  与此同时,国际化思路也在不断转换。
  “正视用现有文号在海外注册的难度,也考虑到国内药政的变化及全球制药标准统一的趋势,扬子江近年来开始‘两条腿走路’。”余瑛说,之前的国际化主要聚焦自有产品在海外注册销售,在此基础上,新模式侧重购买、合作开发、共同申报新产品。具体来说,即通过购买欧洲上市许可、在欧洲美国自主申报MA/ANDA、接受欧美委托加工、在澳大利亚TGA注册销售以及进口产品及技术合作等途径,加速集团国际化发展战略,实现弯道超车。
  余瑛透露,扬子江正计划在美国设分公司,建立当地注册申报联络人团队,并聘用优秀的科学家和管理人才,匹配今后的国际化战略。

从标准出发掌握话语权


  向国际先进的质量标准看齐是扬子江药业走出去的重要秘诀。
  长期以来,扬子江致力于按照美国FDA和欧盟GMP的实施标准,对生产环节进行设计和把关,打造生产质量管理体系和控制标准。目前,集团已有4个生产车间通过欧盟GMP认证。按照计划,2020年所有车间需达到原研药生产水平。
  “引入国际顶尖标准不仅仅是为了满足产品出口需要,更是为了保障质量安全。”徐镜人表示。
  各个环节的更新换代,执行起来,意味着巨大的人力和资金投入。
  “就连制药用水,欧洲、东盟及美国等各大海外市场的标准都不一样。”集团子公司海慈生物国际化项目验证专员黄波说,为了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推进原料药出口,公司通过查阅不同市场的药典,并在多套标准中选取最严的标准,对制药车间的纯化水系统进行改造。
  在药品国际化方面,扬子江也从推动标准国际化入手。
  以中药为例,掌握中药质量标准体系话语权,推动中药标准国际化是扬子江药业发展中医药产业的规划之一。
  “中药迟迟不能以药品的身份打入欧美主流市场,与欧美国家的观念、质量标准体系、注册标准不对等有关。”余瑛说,到目前为止,含动物成分的中药制剂无法在欧美国家注册,部分植物成分也有相应限制。此外,中药材普遍存在农残、重金属超标等问题,这也是中医药国际化的一大障碍。
  扬子江药业集团中药研究院北京中药所所长相婷认为,要让欧美接受中药,需要对中药产品的物质作用基础、作用机理、疗效进行客观评价,并保障产品疗效与质量稳定均一。
  而药材又是中成药的源头和基础。扬子江药业选择从中药材出发,着手建立国际化的标准体系。
  相婷介绍,2010年,扬子江药业和欧洲药典委员会建立联系,确定了蓼大青叶、水红花子、虎杖、鱼腥草、泽兰的欧洲药典植物专论的研究工作,通过历时7年的研究,先后建立了5个品种的质量标准,并成功录入欧洲药典植物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