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雅的维尔纽斯


  前往立陶宛之前,我对这个国家印象寥寥,只知道立陶宛男篮征战奥运佳绩连连。当我真正置身其首府维尔纽斯,我才豁然明白,为何全球广为人知的旅游指南《孤独星球》,曾把立陶宛评为全球最佳旅行目的地国第三位,欧洲国家第一位!维尔纽斯旧城古雅、华美而又恬适,漫游古街古巷,恍若置身一段美妙的童话梦境中。
  “维尔纽斯”名称是从立陶宛语“维尔卡斯”演变而来,是狼的意思。当地朋友米科莱德斯先生说,十二世纪时,立陶宛大公来这里狩猎,夜梦狼群中最凶猛的头狼在山岗上厉声嗥叫。解梦人说,这是吉兆,此地筑城必能名扬天下。大公于是以山岗为中心建城筑堡。解梦人此言不虚,维尔纽斯一度成为欧洲首屈一指的大城市,现在从保存完好的古堡和教堂中便可见一斑,而且其旧城至今仍为欧洲最大的巴洛克风格古城。
  迎着金风秋雨,漫步维尔纽斯旧城。这里的街巷狭窄、起伏而曲折,多数道路是用鹅卵石铺成的,路面已被岁月打磨得异常光亮。路两侧满是古香古色的教堂、餐厅、商店、手工作坊、贵族的府第和隐蔽的庭院,还有立陶宛民族特色的窗格木栏、烟囱、壁灯、房屋的边脚和壁纸墙面,偶有店铺的窗前安放了几盆盛开的鲜花,又为这片古雅平添了一抹鲜活的灵动感。
  逛过一条路不算长而名字却很长的碎石路,不经意抬起头,眼前是一座大教堂,七八层楼高,全部用红砖砌成。教堂布局匀称,色调宁雅和谐,尤其是顶部设计,最高的主塔周边又直耸地建了许多护塔,如众星捧月,宏伟壮观。整个教堂宛若由线条和角塔构成的绚丽多姿的巨型拼图。米科莱德斯先生介绍说,这就是立陶宛最著名的哥特式建筑———圣安娜教堂,它建于1581年,被后人誉为哥特式建筑艺术中的明珠。为了建造这座教堂,工匠们耗费心机,曾专门烧制了33种不同形状的墙砖。拿破仑对这座建筑格外喜爱,东征时路过此地,还曾想将它“放在手掌带回巴黎”。
  距离圣安娜教堂不远,有东欧最古老的高等学府维尔纽斯大学,它始建于1579年,比知名的莫斯科大学还要早百余年。步入校园,我恍然间被浓郁的文化氛围所感染,而且走走逛逛中,我竟愈发觉得,这哪里是校园,分明是一场盛大的古建筑博览会。图书馆是巴洛克式古建筑,它繁复夸张、富丽堂皇、气势宏大、富于动感;图书馆旁侧的科研中心是一座哥特式建筑,古典庄严,优美神圣,颜色虽然有些沉郁,却不失优雅的气质;在校园南门,一座文艺复興式古建筑,严谨规整,比例讲究,给人以规矩感……再加上校园内幽深的古宅、蜿蜒的走廊、优美的石拱门、生动的浮雕、参天的古柏,无不营造出一种舒雅的文史情调。
  跟随米科莱德斯先生的脚步,我们来到一座小山丘,登上红色八角形古堡,雨过天晴,清风微拂,举目远眺,落日余晖里,维尔纽斯旧城的无限美景尽收眼底。在地势微微起伏的维尔纽斯四周,两三条河流宛若环城玉带。尖顶教堂和层层叠叠的红房顶连成一片,似乎默默诉说着曾经的繁盛。其间几棵古树高过屋顶,枝叶已由绿变黄或变红,为这片景致增添了沧桑的美感……置身此情此景,我突然很想在此永远安静地站立成一个空心的自我。人是会为这美景而沉醉的,为了美景而入静的人生,是好运光临。
  (责编 李珊珊)